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帘竹影

结交朋友 抒发情怀

 
 
 

日志

 
 
关于我

李广林,笔名:李剑,,现任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兼《历山诗刊》主编,全球汉诗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山东作家协会会员,聊城大学硕士生导师。主编出版《劳动保障志》、《新编劳动保障法规司法解释和司法实务大全》和《山东劳动保障年鉴》(共10部),参与编写《劳动管理教程》、《市场导向的就业机制》、《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行动纲领》和《重构与创新》等书。主持完成部、省重大课题若干。已出版《秋实》、《吟草》、《落英》、《晚晴》四部诗集。多次在全国诗词大赛中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李广林先生旧体诗简评  

2013-07-08 10:0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广林先生旧体诗简评

于永森

李广林先生是我在济南求学期间(20042010)通过济南明湖诗词学会认识的,那个时候他是学会的副会长,而我则刚刚入会。随着学会到平阴玫瑰园、济南南部山区九如山等地区的采风交流活动,我和李先生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和交流,而且,我和李先生是山东师范大学的校友,自然更增添了一份亲近感。在我的心目中,李广林先生是非常具有诗人本色的一位长者。认识以后,包括我离开济南远到宁夏工作以后,我们还经常联系,每有作品,往往通过手机短信息共享,而李先生不但每每及时回应,且多有和作,有时我又乘兴继续唱和,李先生则也一而再之,毫不相“饶”。这种纯粹出于对于诗歌的爱好的热情的交流是没有任何负担和功利性的,因此也算给我们的生活平添了许多快乐和诗意的色彩,人生在世,对于诗歌的热爱已经是一种奢侈,而能有一二知音,则更属极其幸运之事。由于经历坎坷所形成的思想感情的蓄积,我经常在诗歌中发一些牢骚,聊抒情怀,而李先生则善体人意,经常在和作中根据我的原作所透露出来的情绪和思想加以慰藉,或者电话交流,长者之风,如夏日清凉,丝丝沁入心脾,令我十分感动。李先生还非常爱才,对我的每一点进步都加以关注并不断鼓励,尤其是对我提出的意欲突破传统意境理论、建构新时代新的审美理想的“神味”说诗学理论表示了极大肯定,展示了一个诗词界前辈“学术为公”、客观公正的原则,令人感佩。

李广林先生大学所学专业本是化学,毕业以后又从事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领域的工作,并且身居领导职务,平时工作繁忙。但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近十年以来,李先生还是以饱满的热情创作了大量旧体诗作,先后出版了《吟草》、《落英》、《秋实》、《晚晴》等四部诗集。这些作品,与二十世纪末以来流行的“老干体”明显不同,诗人的本色和情怀展露无遗,显然,有没有诗意,是区别是否属于“老干体”诗歌的基本标准。综观李先生的诗歌,其主要内容涵盖了山川游踪、感怀叙事、咏怀历史、咏花叹草、赠答唱和这几个类型,而且每一个类型作品都很多,力量均匀,充分体现了作者驾驭各种题材的才能。比如以历史人物为对象的吟咏、对于各种花草树木的咏物抒怀之作,就在李先生的诗歌之中占据了相当的篇幅,每一类都有上百首作品,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作是旧体诗创作的一种魄力和精神。李先生的旧体诗,既有流连祖国山川风情之美的由衷赞叹、追踪古人的旷世襟抱之风流,又有当代时代色彩鲜明的英挺高歌,更有大量的针砭现实之作。李先生的诗歌,已经形成了鲜明的个人特色,而上升到一种较高的艺术境界,其中可谓佳作如林,美不胜收。比如吟咏风景名胜的作品:

重游黄山

又到黄山五月天,云凝碧汉水凝烟。

摩天劈地莲峰耸,滴翠溢青丛竹妍。

松傍丹崖流画韵,瀑悬峭壁袅轻寒。

登临绝顶舒双目,一抹斜阳醉翠峦。

        这种写法,超出了平日我们所听闻甚至亲临所感受到的关于黄山的一些的感觉,而是紧紧切合作者的怀抱、性情来选择意象进行抒情和表现,诗中所描写的情境,其美则妍,而又有鲜活欲滴之感。这种写法,突破了黄山风景游览诗的“程式”感,将游黄山的侧重点不是放在景物本身之上,而是放在主体的心境与胸怀上,这就足以为黄山增色了。又如:

婺源李坑

黛瓦粉墙入画图,小桥流水伴民居。

蕉泉夜月风光好,古树轻舟景色殊。

种地心堪忧国事,经商不忘读诗书。

村风淳朴谁堪比,世外桃源自不虚。

       绝美的风景,绝好的风俗,绝佳的民人,谓之“世外桃源”,确实令人心向往之!作者在倾心于婺源李坑风景民俗的同时,实际上也寄托了作者的某种超世追求,彰显了其内心的某种无奈,这也就将整个社会现实的某些不理想衬托了出来,而不仅仅是一种走马观花式的咏叹而已了。何况,其中的“种地心堪忧国事,经商不忘读诗书”一联,可谓十分传神地写出了当地人的思想精神状态,在这一点上,其境界是要比陶渊明《桃花源记》中所记载的“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避秦之民更高的。桃花源不过是诗人理想中的“乌托邦”,而这里却是现实的真正的世外桃源。当然,“经商不忘读诗书”,这绝非附庸风雅而已,而是经过了许多磨难的人生体验之后的一种成熟选择,毕竟,经济基础是人生存在的根本保障条件,能够经商与读书兼得,这种境界不但令人歆羡不已,而且也绝非一般的世俗中人所能够达到。又如:

西夏王陵

黄沙落照醉陵园,几处高丘立土烟。

有字残碑歌盛世,无言瓦砾说当年。

神州逐鹿旌旗奋,边塞争雄壮士欢。

百载存亡多少事,于今都付曲中弹。

        李先生吟咏宁夏的诗作还有《贺兰山岩画》、《宁夏镇北堡西部影城》、《宁夏沙湖》、《宁夏沙坡头》等,这些作品堪称篇篇精彩,它们往往能够结合着宁夏独有的地理、历史、社会风情,解读出了独特的文化意蕴,对于驰名国内外的宁夏的“出卖荒凉”(或更确切更一般意义上来说则是“经营、展现荒凉之美”),可谓锦上添花!这些作品在类似的诗歌题材之中属于上乘之作,我想,假如当地政府或文化部门能够慧眼识珠的话,是能够以各种合适的方式将这些作品融入到当地的文化旅游事业的建设之中去的(比如采用石碑镌刻的方式,使之成为风景名胜区的一道人文景观)。就《西夏王陵》一诗所表现的内容而言,凸立在西北沙漠边缘的几个并不雄伟高大的黄泥陵墓,假如我们能够多少了解一些西夏王朝的历史的话,那么,对于作者在作品之中所抒发的感慨就能够引起共鸣,而且能够深深体察作者字里行间的那种“悲壮”情怀——而从“荒凉”到“悲壮”之美,其中增添的关键就是一个“人(文)”的因素。而今人去迹存,浩瀚的历史时空延展到现在,面对此景而生此感此情,惟有“悲壮”无限!这种情感体验,若非亲临其境,身心深入其中,则绝难有如此深刻的体味。

又比如吟咏花草树木的作品,这个类型的作品在《晚晴》一集中有很多,作者不厌其烦地为这些花花草草进行美的观照,叙写之精,及其所展现的美与各种千姿百态的风味,令人叹为观止。在这些作品中,既有为传统士人所喜爱、因而深深浸染了中国传统文化色彩的一些代表性植物,比如:

   

不负秋光约,东篱菊又黄。

香融三径露,叶覆九天霜。

泼墨应须酒,题诗不用觞。

坦然枝上老,意气醉斜阳。

又有一些基本上和传统文化不沾边的植物,它们在中国历代的世俗生活中也似乎无可足道,比如:

扫帚菜

无声摇绿色,不慕百花芬。

叶落欣成帚,扫除天下尘。

        就前者而言,菊花是一种主体性精神色彩强烈的植物,因此受到历代士人、文人的喜爱,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陶渊明,他的《饮酒》里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已经是千古名句,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推许为“无我之境”的代表。但陶渊明所表现的,毕竟是一种消极的“主体性”即物我合一之境,这就使得其偏于优美。而李先生的这首诗则具有壮美的色彩,雄豪旷达,“泼墨应须酒,题诗不用觞”,可谓意态飞扬,而“坦然枝上老,意气醉斜阳”,又何其自得而坦然!就后者而言,短短四句,却无限精彩。无声摇绿色,不慕百花芬”,这已经是一种高旷的情怀,而“叶落欣成帚,扫除天下尘”,则更突出了人生境界,深得咏物诗之神妙,既表现出了事物的自然结果,也突出了扫帚菜的志气怀抱,淡然写来,却不带一丝夸张,双关寓意,可谓得手应心。一个“欣”字,更表现了所咏事物坦然面对自己的命运的积极境界,而这种积极的色彩,却也是壮美之中最可贵的——即一种能动的选择的主体性的彰显,毕竟,人生在于选择,选择在于姿态。

        有的咏物诗则写得缠绵悱恻,意味深沉,读来别有风味,比如:

勿忘我

谁记梦中身,春风几度寻。

花开行旧约,叶绽履前尘。

别恨年年苦,相思日日深。

天涯千万里,无悔守贞心。

这首诗紧扣主题,题旨芬芳缠绵,意味深沉清贞,作品的诗意空间拓展非常成功,当是吟咏“勿忘我”这一植物的上上之作。又如:

木槿花

莫恨朝开暮落花,娇姿曾缀绿枝桠。

一园画韵同霞舞,满树诗情共日斜。

好运难逢嗟有梦,光阴易逝叹无涯。

不趋凉热不趋贵,笑沐清风醉月华。

        木槿花本来是很难写出风神的,因为它本来就没有类似菊花那样为传统文化熏染而趋于一定的风神,但李先生在这首诗中却将世俗的木槿花描写得品格既高、风韵又好,情味缠绵,诚然不失为咏物佳作。

在李广林先生的诗歌之中,有一类是能够体现诗人直面现实的精神,从而能够从多方面针砭现实的作品,这类作品我是比较喜欢的,它们在李先生的诸类诗歌题材中也最容易体现出我在《诗词曲学谈艺录》(齐鲁书社2011年版)一书中提出的“神味”说诗学理论的色彩、义理。“神味”说的核心是作为主体追求自我生命升华至于最高境界“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的历程,这个历程需要倾注作者主体所有的力量与美,提倡重视世俗民生和现实生活的真实,并采用“细节”(与传统意境理论主要采用“意象”表现相区别,“意象”具有可重复的特性,而“细节”的根本性质是不可重复),以“将有限(或局部)最佳化”的方式表现出来,最终使得主体达到“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建立自我最高的个性大我的境界,从而超越消极、平和、柔弱的“无我之境”。就诗歌能够表现的一些领域或类型来说,比如咏物诗,很难表见作者的主体性的最高真实,稍好一点的是咏史诗,但其性质是一样的;比如哲理诗,也一向是中国诗歌的弱项;比如抒情诗,唐代的李商隐可以算是一个巅峰,但还不如言志方面的李白更具有个性的色彩、真实,而李白的个性境界又不如杜甫带有叙事色彩的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杜甫的诗歌彰显了“神味”说诗学理论的一个很好的方向,可惜的是走得仍然不够远,这和诗人的官僚身份有很大关系。近代的聂绀弩将七言律诗的“神味”做到了一种近乎巅峰境界,但在主体建构、提升的“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的追求上仍有所阙如。这些前贤的方方面面共同趋指向了“神味”说的至高境界,而在主体的“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的追求这一核心线索贯穿下,直面现实、关注世俗民生从而能够提炼出表现需要的“细节”,加强诗歌的叙事性,最终做到“将有限(或局部)最佳化”,凸显作者的主体性姿态,形成一种以壮美为主的审美风格,则显然是一条可行的路径。所谓诗意的境界,风花雪月固然不可缺少,但却缺乏真正的主体性,缺乏真正的现实性——就后者而言,显然在近现代诗人之中,都属于一个严重的“缺场”性质。李先生的这类诗歌,从路径上来说,已经是毫无疑问地切合了,也只有这种切合,才真正考验并凸显着一个诗人的良知。比如:

叹官场

挤进官场难做人,衙门无处不扬尘。

莲花若欲污泥立,四面狂风吹折身。

        官场是个大染缸,能够洁身自好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也经常要面对各种利益的纠缠,因此内心经常是痛苦的。诗人是最需要个性的,而官场却是最不需要个性的,其间的矛盾冲突可想而知。而好的诗歌,就往往是诗人痛苦的结晶。又比如:

某扶贫会议

革履西装笑语稠,扶贫会议倍风流。

高谈阔论多空话,假意虚情不带羞。

海味珍蔬每饭有,名茶佳酿照单收。

游山玩水几天后,兴意阑珊又酒楼。

        这无异于当代的“官场现形记”,也由此可见,讽刺(还有“夸张”,当然此作没有多少夸张)是诗歌中凸显“神味”的有效方式之一——类似的还有《乡官》:“点水蜻蜓走几村,觥筹交错笑声频。豪车那晓黎民怒,电掣风驰没路尘。”又如:

国庆晚会感赋

火树银花映夜空,皆言晚会气恢弘。

不知银子花多少,但见高官意未穷。

         这首诗使我想起了明代刘基的《北风行》:“城外萧萧北风起,城上健儿吹落耳。将军玉帐貂鼠衣,手持酒杯看雪飞。”在不动声色之中,达到了一种特殊的诗意效果;类似的还有《无题》、《某些媒体》等作品。角度不同,会有不同的发现,诗人的心灵之“眼”,必须面向真正的世俗民生,才会有类似的发现,必须有相当的良知,才能在诗歌之中表现出来。又如:

登山别感

又见红楼起绿岑,山环水绕草花芬。

老翁恨作惊人语,此是官衙公仆村。

        单纯从题目来看,是绝对想不到作者所要表现的主旨的,读了之后,才让我们察觉到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不言而喻之处,可谓悲愤、沉痛!又比如:

咏天平

貌似公平态,名高誉亦佳。

相酬多一点,便会向君斜。

        这样的诗歌,结论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堪称非常精到的论世之语,其中饱含了多少世态人情!类似这种作品,要想不令读者动容而产生共鸣,也是很难的。又如:

某市街头小贩遇城管人员

古稀老汉卖葡萄,悦色和颜任选挑。

忽见路边摊贩乱,推车直往小街逃。

        这也是当前社会中的独有一景,令人唏嘘感慨无限!这些社会现实所折射出来的“神味”,又岂是传统的诗情画意的所谓“意境”、所谓“无我之境”所能比拟的?李先生还有一篇可称长篇大作的《感时》诗,对当前一些丑恶现象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渲染和针砭,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这些,也当然不是泛泛吟咏的风花雪月之作所能比拟的。孙春亭先生也在《<吟草>序》中说:

我更看重他的一些关照平民疾苦,讽喻官场商海丑恶的诗作。诗人写诗有时候不只是为了艺术,更是为传达或强化某种思想。历史上有许多大诗人的诗作,因揭露官吏的横暴,反映人民的苦难,抒发对人民的同情,而成为千古绝唱。唐代杜甫的《石壕吏》、《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白居易的《观刈麦》、《卖炭翁》等作品,所表达的某些思想仍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也许广林同志从小就喜爱这些诗,从小就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而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出生在农村,深深地感受到了农民生活的艰辛,所以能够写出如《闯关东》、《农民工讨薪》、《中秋夜见民工饮酒感赋》、《免征农业税有感》、《农家叹》、《瓜农叹》等为农民和农民工呐喊,对平民百姓存有深深地同情感的诗作,不同程度地揭示了社会矛盾的某些方面。同时,他笔锋又触及商品经济的方方面面,无情地鞭挞着形形色色地丑恶和腐败,写下了如《乡官》、《某酒店》、《评贪》、《叹贪官拜佛》、《富翁叹》、《某包工头》等一些正气凛然的诗作,表现出忧国忧民的思想。“缘何不踏回乡路,老板于今未发钱”(《打工》)、“闻说朱门欢乐夜,一宵花掉万元钱”(《杂感》)、“残叶疏枝盈泪水,落英满地哭斜阳”(《暴风雨》)、“酒绿灯红翻式样,轻歌曼舞醉新声”(《不正之风》)等,平民百姓的疾苦与官场商海中的丑恶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对比,使人们更为唤起对农民工的深切同情,对社会丑恶和腐败现象的深恶痛绝,从而加深了整个诗集的思想内容,增强了诗集的厚重感和现实感。

        真正的现实性拷问着一个诗人最基本的良知,否则,无论表面是多么精美的语言、宏大的结构、高妙的思想等编织成的作品,其最终呈现的都是虚假、虚伪(其极致即假、大、空)的主体性,是一种非真实的现实性。而我之所以提出“神味”说诗学理论,最根本的考虑就是基于此点。当然,二十世纪以来的中国诗歌,有的已经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当然远非主流倾向),但却很难同时兼顾艺术性(即实现“道”与“技”的统一),这也是“神味”说诗学理论建构的一个重要方面。

        总之,李广林先生的诗歌才力富健,激情洋溢,数量虽多,而格律工稳,属对精切,或以意境胜,或以神味胜,堪称当代诗词阵营中的卓然名家风范——当然,更为本质和重要的是,我更看重李广林先生诗歌作品中所透露出来的自我的性情本色和作为一个文化人、知识分子的良知,只要拥有了这几点,即使不作诗,岂非也是人生的一种绝好的诗意境界?人生如此,便已足矣!

2013.6.30作于宁夏师范学院寓所之贵为人子斋

于永森,男,汉族,1977年生于山东平度。自名于沧海,字成我,号负堂、否庵。2010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在学期间曾为山东省委老干局《老干部之家》杂志诗歌编辑。现为宁夏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宁夏师范学院学报》编委,系学校引进的首位博士。能诗词,为中国韵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济南明湖诗词学会会员。主要从事诗词曲学的研究,尤于意境理论、王国维美学有深入研究。已出版学术专著《诗词曲学谈艺录》(齐鲁书社,2011)、《聂绀弩旧体诗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12),另撰有《论意境》、《嫁笛聘箫楼曲话》、《诸二十四诗品》(部分已发表)、《论豪放》、《王国维〈人间词话〉评说》、《唐宋词选笺评》、《金庸说部诗学论稿》、《嫁笛聘箫楼诗词集》等著作,在《东岳论丛》、《周易研究》、《宁夏师范学院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中国美学三十年》(副主编,撰写古代美学部分30万字,济南出版社2010年版)获山东省第六届刘勰文艺评论奖(著作类,2011年)、山东省文化艺术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著作类,2011年)。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